在线客服

  • 辽源旋挖三亚旅游钻机租赁公司
  • 加盟热线:185123453422
       (备用)157137668
  • 加盟热线:86-012345367
  • QQ: 在线QQ客服
  • 公司地址:辽源

匆匆的离开了北极村

时间:2017-04-30 19:13
报告文学·美丽的北极山庄(三)边界上的风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三)边界上的风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·兴安晚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
   汽车从北极村里穿过,我在车里看见了古老的供销社。那是一座很普通的泥巴房子,虽然房子已经很破旧了,可上面的字迹很清晰。提起供销社,现在的年轻朋友都不知道供销社是干什么的?我和您说,供销社就是改革开放前的商店。 以前买东西都是凭票供应,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叫做供销社的由来吧?女婿车开的很慢,我知道那是让我多扑捉一些写作的素材。我这女婿啊,不但长的英俊高大,对待老人那可是真孝顺!什么事情都想得很周到,开玩笑是开玩笑,可要是动真的,我敢说,我的女婿最好!
   汽车在村子里拐了一个弯,驶向了黑龙江边。女婿说认识这里边防部队的安连长,想给安连长打个电话。可是,想想又放弃了。因为他不想去打扰这个安连长,人家毕竟是在守边防啊,是很辛苦的。我和女儿都很赞成女婿的做法,也不想去部队观光。就这样,汽车直接开到了黑龙江的边上。
  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,两座巨大的雪雕。还没有走近,就看出堆雕的是两条巨龙。两条龙的头相对,高高的扬起。龙身上的鳞甲雕刻的十分精致,宛如真龙一般,横卧在黑龙江边上。汽车到不了跟前,我们三个下了车,往前走了一段路。站在巨龙的身边拍个照片吧,嗨!人显得非常的渺小。在江边更冷了,女儿拿相机的手,都有些冻僵了。我那毛脚女婿看了看巨龙,说什么也要上去留个影。雪雕高四五米,我很害怕他掉下来,就不让他上去。
  可谁知道,我和女儿在那边界碑跟前,排队等着摄影的时候,就听见我家女婿骑在巨龙的身上,喊我女儿的名字。哈哈哈哈的笑着,喊着:“我上来了!”这个孩子还真爬上去了。我当时顾不上笑了,急忙对我的女儿说:“快快快,快去给他拍照,时间长了,那么滑再掉下来!”女儿拿着相机就往巨龙雪雕那里跑,不顾冻僵的手指,连着给我的女婿拍了好几张照片。女婿下来了,女儿在埋怨他:“看看你,都快四十岁了,还像小孩似的,真愁人!给你相机,我的手冻的直钩了,不好使唤了。”
   女婿哈哈哈的笑着,接过了相机,看看界碑跟前拍照的人少了,给我和女儿拍照。 拍完照,我们就在江边上溜达。江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,大风在江面上卷起了白烟。江的对岸是一座大山,不算很陡峭。“妈,那座山上住的就是俄罗斯人。”女婿对我说。我看看那座山,再看看黑龙江,想了想说:“那这条江是谁的呢?”女婿看来也不是很知道,就说:“可能是一家一半吧?”“那要是在江里捕鱼怎么办呢?”女婿摇摇头说: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哪天看见安连长,我好好问问他。”
   江边上一溜铁栏杆,栏杆上挂着横幅大标语:“走进边境地区,自觉遵守法规”字样。我看看冰冻的大江,开玩笑说:“这要是想过去,也不用偷渡,打着滑溜就过去了。”女儿笑了说:“过去干什么呀?”是啊,现在人们都在安分守己的过日子,谁还有心思搞恶作剧呢?江面上的冷风嗖嗖的,我有些冷得受不了啦。就对两个孩子说:“不行,太冷了,走吧。”   女儿女婿看我确实很冷,因为脸都冻成紫色的了。我们便离开了江边,我急忙的钻进汽车里,浑身打着哆嗦。
      女婿发动了汽车,走出了江岸区,就往最北边开去。到了最北边最后的一家,又留了影。因为先前在刚进北极村的时候,在村口第一家留了影,那么这最后的一家也就留个影吧。在这里游玩的人很多,有很多辆汽车停在这里。 这里除了欣赏雪雕,还有就是马拉爬犁,给游人娱乐。我看看马拉爬犁挺好玩的,就和女儿说:“妈妈想坐坐马拉爬犁。”女儿听了我的话,急忙喊过来一辆爬犁,对赶爬犁的人说:“停一下,我妈妈想坐坐爬犁。”那个赶爬犁的是一个年轻人,看看我年纪比较大,就对我女儿说:“坐后面那辆吧,他的马老实。”
      我女儿又叫住后面的马爬犁,赶爬犁的是一位老者,嘴巴捂得严严的,许是怕冷的缘故吧。他喊住了马,那匹马也真是很听话,嘴里打着喷嚏站住了。马蹄子踩在雪地上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我有些害怕,慢慢的靠近了爬犁。谁知道,我刚刚坐上去,爬犁的另一侧就翘了起来,我急忙用腿撑住了我坐的这一侧。老汉捂着毛巾的嘴里发出了呵呵呵的笑声,我知道他是在笑我太胖了,把爬犁都压歪了。
       在这里玩了一会儿,观赏了鄂伦春的帐篷。游览了当地的特产,以及民族风情。我还是感觉很冷,就想不玩了。对女婿说:“走吧,太冷了。”    上了汽车,女婿说:“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呢?”我不清楚,也不吱声,听凭女婿的安排。汽车重新返回到江边,在靠近江岸处,我看见了一尊塑像。女婿把车停下来,我和女儿下了车。走到跟前看看,这尊塑像是铜质的。雕的是一位俄罗斯人,看样子好像是很久以前雕塑的。旁边的解说板上的字,都有些模糊了。
      我仔细认真地看着,原来这尊像是一九五八年雕塑成的。从模糊的字迹里看出雕像的由来:北极村地处低洼,五八年黑龙江的大水出潮了,眼看着洪水就要淹没这所小村庄。住在对面山上的前苏联居民,自发的用船只把北极村的居民,一船一船的救了出去。使北极村的居民得以逃离,没有受到生命的危害。人都是有良心的,北极村的居民不忘这救命之恩,大水平息以后,塑像纪念这异国情谊。我看完解说,用手摸着塑像身上的水珠,心里真是有一番感慨。“来!女儿,为老妈妈和这苏联老大哥合个影。”女儿走过来,给我拍下了这个镜头。
      时间很快,一上午就要过去了。我和女婿说:“赶紧走吧,到漠河县城还有八十多公里呢。在十二点之前,咱们要退房的。”就这样,我们坐上车,匆匆的离开了北极村,赶回漠河县城。
上一篇:晴空碧日云飘渺,月半星稀夜渐凉 下一篇:这是一艘不平静的小舟